​品牌故事

想做好一款產品,或許需要異於常人的「偏執」

來自創辦人Will的一封信

大家好,我是 Will,一名7年級創業者,今天想和各位聊聊我的創業故事。開始之前,我想先解釋 oher 這個名字的由來,以及我們賦予它的期望。

oher 是由 “Organic, Heal, Energy, Refresh” 四個英文單字所組成。我們希望 oher 是一個不分性別老幼,每個人使用後,都能感受到肌膚充滿能量、被重新賦予新生的

「友善」護膚品。

一瓶為「愛」而生的護膚品

oher 第一瓶臉部乳液,誕生在 2017 年夏天,其實是我想送給空服員妻子的週年禮物。

 

​空服員表面光鮮亮麗,拖著行李箱、踩著高跟穿梭機場,是年輕人的夢幻職業之一。事實上,在日夜顛倒的生活及長時間處於高輻射環境,美麗妝容的背後是空服員們不願提起的「爛臉」危機,#敏感肌膚 是她們普遍的職業病,其中也包括我的妻子。


介於職務之便,妻子有很多的機會接觸各國護膚品,有大牌、有小眾,有標榜天然,當然也有真正良心的有機產品,但實際使用下來,能適應敏感肌膚的護膚品卻很少。作為一名丈夫更多的是心疼,我很想知道,一瓶真正對肌膚 #零負擔 的護膚品,是不是真的很難做到?

> >   好友助陣,1+1>2

在有自己做護膚品的想法後,因為沒有技術方面的支持,我首先想到求助在知名護膚品牌近10年,負責市場工作的好友 Celia,告訴她我的想法,並試圖取得認同。沒想到,我們一拍即合!她也非常大方的替我們搭起與研發團隊的橋樑,這讓原先八字沒有一撇的項目,瞬間化為可能。

 

有了研發團隊的幫助,實驗代碼 000 的臉部乳液很快就誕生了。為了確保對肌膚不會造成負擔,我代替白老鼠首先嘗試了 3 個月。然而就在整個項目快要完結的時候,一部關於毒物研究的紀錄片,推翻我們幾個月來的心血結晶……。

「零毒素」的啟發   < <

偶然一次在 YouTube 看見 EWG (美國環境工作組織 Enviromental Working Group) 在 2009 年發布的紀錄片 “10 Americans”,科學家從 10 個尚在孕肚中的嬰兒臍帶血裡,檢測出高達 287 種毒素,其中212種是已經被國際禁止的化工原料,134種被證實可能會造成「畸形」的發生。這些毒素來自「母體」,大部分是由媽媽使用的個人護理產品吸收而來。

看完紀錄片,我是非常震驚的,因為我們正在計劃生孩子。我反問自己,有沒有可能做一瓶 天然、零毒素又不含致癌物質 的乳液呢?

   > >   異於常人的「偏執」

為了下一代的健康,我們決定暫停項目,重新鑽研歐美機構的毒物檢測報告(相比亞洲地區,歐美的添加規定更為嚴謹),與我們使用的原料相互驗證,抽掉有可能對人體造成不良影響的添加物,僅僅保留純粹


在友人引薦下,也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馬來西亞專門研究癌症的學術機構 canceresearch,用更科學的方式看待原料,一同為乳液成分把關,經過了半年多的努力,才真正放下心中的大石頭。這條路繞了很遠,但我從來不認為「偏執」是一件壞事,反而覺得它是打開另一扇門的鑰匙。

SHARE WITH LOVE   < <

幸好,故事的結局是好的。在妻子持續使用乳液的半年裡,膚況漸漸穩定下來,敏感肌膚似乎也只是談笑間的回憶。後來,我們也將乳液分享給其他空服員同事,特別令人欣慰的是,她們都在零毒素護膚品的幫助下,重新回到肌膚健康的狀態。

oher 不會停止對零毒素的堅持,因為我們相信,人們會因為擁有一副「好看的皮囊」,而有更多勇氣去擁抱這個世界。

​獲取第一手優惠訊息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
Copyright © 2020 RAISE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info@oher.co / 04-2483-0965